Category Archives: Legal

共同守护好黑龙江的绿水青山

煤电大省黑龙江光伏发电量现爆发式增长–中国央企新闻网–权威发布中央企业,国资委,地方国企最新消息–人民网 原标题:煤电大省黑龙江光伏发电量现爆发式增长   新华社哈尔滨7月14日电(记者梁冬)记者14日从国家电网黑龙江省电力公司了解到,在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的支持下,火电大省黑龙江2016年上半年光伏发电量出现爆发式增长,较上年同期猛增336%,使原来火电“一统天下”的局面大为改观,能源结构更趋合理。   一直以来,作为煤炭输出省份的黑龙江,能源消费结构主要依靠煤炭,燃煤成为大气环境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和粉尘等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尤其进入冬季采暖期,煤炭消耗量大幅度增加,使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居高不下。   为使能源结构更趋合理,改善空气质量,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积极推动太阳能并网建设、运行消纳、技术创新等工作。统计显示,2016年上半年,黑龙江太阳能发电装机增长7万千瓦,是2012年装机总量的3.5倍;发电量4577万千瓦时,同比增长336%。   为适应光伏发电迅猛发展的需要,国网黑龙江省电力公司表示,将从促进电源结构优化、增强电源调峰能力、打开外送通道等方面,积极推进光伏发电的消纳工作,共同守护好黑龙江的绿水青山。 (责编:李楠桦、蒋琪)

  处分需要依据

媒体:“王娜娜事件”调查不足以穿透“细节迷雾”-中新网   “王娜娜事件”调查不能烂尾   19日,河南“王娜娜被冒名上大学”事件联合调查组对外公布调查结论:事件属实,9名责任人被处分。处分原因是“对工作不负责任、未履职尽责,甚至严重失职”。不过,调查结论还是引发议论:事件背后的主要操纵者到底是谁?怎样才能依法惩戒和震慑弄虚作假、投机取巧,甚至是违法犯罪者?   处分需要依据,依据来自真相。纵观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对每个人的处分依据太多语焉不详、一笔带过。而公众最关心的,顶替者如何冲破重重关卡完成冒名顶替并顺利毕业,在调查报告中仍然找不到答案。   为何找不到答案?因为调查组没能搞清楚顶替细节。据记者了解,由于13年前具体操办此事顶替者的舅舅已经离世,所以调查组未能还原冒名顶替的关键细节。   目前的调查,虽给事件一个总体定性,却不足以穿透“细节迷雾”,找出关键操纵者。所以,责任人人分担,漏洞似是而非。如此,所谓的反思也就流于形式,所谓的问责便如隔靴挠痒。   将心比心,一个对未来无限憧憬的年轻人,因被人冒名顶替,永远错失了走进大学的机会,其痛何如!仅凭这点,酿成这一悲剧的关键操纵者就没有理由“逍遥法外”。对这一事件来说,这样的处分不能是终点,必须继续深入调查还原真相,给社会的正义与良知一个交待。(新华社记者 李亚楠)

他们与一般犯人一样

台媒:45名关押在北京的电信诈骗案台湾嫌犯均已认罪-中新网   台媒:“肯尼亚案”45名关押在海淀看守所的台嫌犯均已认罪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湾“联合新闻网”4月21日消息称,四十五名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的肯尼亚电信诈骗案台湾嫌犯,都已完成预审。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刘大丰表示,45人都表示认罪,但还有两人对案情没有完全供述。他说,在审讯前担心台嫌犯看不懂简体字法律规定,所方也会改成繁体字。另外,在审讯过程中完全依照法律法规进行,问讯过程中,他们的身体状况都很好。   “联合新闻网”援引海淀看守所所长王建新的话称,四十五名台湾嫌犯中,包含36男9女,为保证他们的安全,四十五人全部穿上蓝色衣服,与一般穿着橘色不同,方便狱警辨识,随时掌握情况。此外,他们进来后,包括被子等生活用品全部是新的、免费供应;三餐丰富、有荤有素。四十五人进入看守所后,都要经过健康检查,每人一份档案详细记载检查情况,除少数人可能紧张,心律快一点,其余都很正常。   他说,所内的医疗设备完善,常规的验血、验尿、超音波检查都很齐全、甚至还有全身断层扫描仪,这些医疗设备堪比三级医院,若真有必要还可立即戒送周遭的专科医院。在生活坐息部分,他们与一般犯人一样,六点半起床早餐后学习,中午有两小时午睡时间,晚上收看央视新闻联播,还可看连续剧。为防止串供,四十五人分别安置在四十五间牢房,与其他嫌犯住在一起。每间房关押十六人,全天候供应热水,随时可洗澡,一天放风两次,每次一小时。   王建新说,目前已有部分台籍嫌犯聘请律师,但家属要等到判决以后才能与嫌犯见面。

照片、姓名、法名、法号、出生年月、教派、活佛证号、所在寺庙

活佛查询系统上线 可查活佛姓名法号等8项信息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 王姝)“作为一名活佛,我感到由衷的高兴”,昨日上午,在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仪式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西藏孝登寺第七世珠康活佛珠康·土登克珠说。昨日,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在中国佛教协会网站、国家宗教事务局网站和中国西藏网同步上线,今后,公众可从该系统内查询活佛的姓名、法号等8项信息。  四川部分活佛信息仍在核对  目前,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正式上线。该系统在电脑和手机上都可以使用,第一批公布了870位境内活佛的8项信息:照片、姓名、法名、法号、出生年月、教派、活佛证号、所在寺庙,照片还打上了中国佛教协会的水印,防止盗用。  中国佛教协会清远法师介绍说,目前四川甘孜州、阿坝州和木里县的活佛信息正在进行核对,也将于近期在系统中公布。新转世的活佛信息也将及时收入数据库,实现每一位活佛可查询。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制度,产生于13世纪,已形成了一整套严密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  汉传佛教正着手信息公开工作  珠康·土登克珠表示,查询系统的上线是中国佛教协会推动宗教教务公开、进一步规范活佛转世事务的重要举措。近年来,一些人在藏区和内地冒充活佛招摇撞骗,损害信教群众利益,败坏藏传佛教和活佛群体的声誉。现在有了活佛查询系统,是不是真正的活佛一查便知,有助于更好地保护藏传佛教界的合法权益,也有助于增进社会各界对藏传佛教和活佛群体的了解。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表示,“相当长一段时间,舆论呼吁佛教协会依法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因此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对遏制乱象将起到一定作用”。  “汉传佛教也在做这方面的信息公开工作”,学诚法师对新京报记者说,汉传佛教的僧尼信息也将在网上公开,以此打击假和尚招摇撞骗等活动。据其介绍,目前汉传佛教僧尼已有10万余人。  ■ 体验  张铁林火风“不在线”  目前,中国西藏网、中国佛教协会官网、国家宗教局官网,都设置了“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入口,点击进入后,均跳转到同一界面(追访  “朝阳区有很多假活佛”  去年12月5日,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接受央视《共同关注》采访时表示:“(有人)冒充活佛,冒充所谓的大喇嘛,利用中东部地区的有藏传佛教信仰的一些人,或者是对藏传佛教抱有想懂想知道又没有这个基本常识的人来供养他们。实际上就是一骗钱,二骗色。另一方面,这些人同样也祸害我们的藏区。为什么?他们将一部分钱财回到了藏区之后,实际上又继续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是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这种假活佛现象,也极大地损害了藏传佛教的应有的形象。”  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出台《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标志着国家对活佛转世的管理走上法制化轨道。2010年,中国佛教协会开始制发藏传佛教活佛证,绝大多数按照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认定、经政府批准的活佛都已经领到了证件。  一位对藏传佛教有较深研究的居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藏传佛教并无活佛证,后来国家为了管理而设立,“但有些真活佛自己潜心修行,不办活佛证。”  上述居士称,查询系统上线仍有一定道理。他坦言,“假活佛太多了”。一般民众并没有区分真假活佛的能力。“这里面涉及非常复杂的专业知识,甚至有时候藏民也搞不明白”。  对于朝阳区活佛最多的传言,他称朝阳区有很多假活佛,“真正的活佛不会在这里长时间待着为了赚钱。”

提高了部队战斗力

中国新型空投系统试验成功 空降兵战力再上新台阶-中新网   爱拼才会赢   ――记中航工业宏光降落伞试跳员李军(之二)   “干工作就得有股拼劲,如果遇到点儿困难就蔫了,那就不是咱航空人”。作为一级降落伞试跳员,李军跳遍了我军现役所有伞型,创造了国内最低、最高高度跳伞、高原跳伞,水上跳伞,高空跳伞、全装跳伞及某型伞等十多项首跳纪录。2009年6月他带领大家成功完成了3个高度的高空跳伞系统的各项试验。这次试跳,首次使用某型装备,创伞降新高,提高了部队战斗力,同时也填补了国内空白。同年12月,再次刷新了国内跳伞纪录。2012年4月,李军完成了我国某新型伞兵伞首跳,由于该伞是结合部队的需求进行研制的,没有可以借鉴的资料可以参考,极具复杂性和危险性,他在试跳前通过与大家研究飞机和伞的各项特点,结合部队使用习惯,创造性地提出了该型伞的离机、操纵、着陆和特情处置等方法,成功地完成了真人首次试跳,为该伞的研制取得阶段性突破,填补了国内空白。2013年,李军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跳伞示范、成功完成“砺刃―2013”空降演习等重大军事保障工作。2015年,某重点型号空投系统进行空中试验,李军带着团队集中保障了几十个场次、十几架次的货台重装空投任务,刷新了国内空投纪录,标志着我国空降兵空降空投及攻防作战能力再上新台阶。   “选择这样的职业不后悔,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技术精湛、酷爱降落伞试跳事业的李军如是说。平时工作中,他刻苦钻研业务技术,努力追求新知识、新技术,结合自身工作特点把查到和学到的业务知识应用在工作实践中,手把手做好传帮带工作;他积极参加各种培训,先后获得了“山坡滑翔伞执照”、“动力滑翔伞执照”、“热气球飞行执照”,多次代表中航工业参加由中国航空运动协会组织的全国热气球比赛和跳伞比赛,并取得了优异的名次;他积极跟踪部队训练发展,提高服务部队能力,高效解决了部队指战员在产品训练和使用暴露出的各项问题,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潘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