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anson

“我可不记得我有说

奥巴马感慨回应“特朗普效应”:共和党该负责任-中新网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记者会上回应“特朗普效应”。   中新网3月11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的崛起及美国两党政治的极端对立与政治恶化表示,共和党才该负责任,“他们该指责自己”。   奥巴马在白宫玫瑰花园召开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联合记者会,会中有美国记者问奥巴马,他的批评者认为,在他任内美国政治对立恶化,助长“特朗普效应”崛起,他是否觉得自己有责任?   眉头深锁的奥巴马思考许久后语带无奈地指出,这种说法简直是写小说,他还以自己即使拿出出生文件证明,仍遭共和党质疑参选总统资格为例指出,“我可不记得我有说,嘿!你怎么不问我这个(出生)问题?”   奥巴马表示,作为总统,他当然有责任团结各方。但他反击,面对特朗普的崛起,共和党该怪自己,是共和党营造“逢奥巴马必反”的政治氛围,变成只要和他合作的共和党人,就是背叛。他也提到网络及新媒体与各种新兴传播方式的兴起,为这种政治气氛推波助澜。   他还说,像在移民政策上,他看不出共和党其他参选人如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及卢比奥和特朗普有何不同,而卢比奥自己还是移民的第二代。   对于是否表态支持民主党内特定总统参选人,奥巴马仍一如既往、在未点名前国务卿希拉里和联邦参议员桑德斯下说“两人都是好人”,而他会做好现在工作,届时在党代表大会支持党的提名人。   特朗普崛起也引发美国社会讨论“移民加拿大”的热潮,来访的特鲁多被问到,如何看待若特朗普或克鲁兹当选新任美国总统,将如何影响双边关系?   对此,他谨慎地响应美国内政相关议题表示,当两国领袖坐在一起谈论与双方人民有关的重要议题时,两国关系与友谊超越意识形态及个人,他对美国人民有强烈信心,不论谁入主白宫,他都期待与胜选者合作。

在此次修改《证券法》时

政协委员贺强:《证券法》要设计重罚体系-搜狐新闻 贺强。资料图片   昨天,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在京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我国将对证券法进行修改。   对此,京华时报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他建议,《证券法》应修改有关法律责任这一部分,要设计一套重罚的体系,使投机者在法律面前望而生畏。   谈上市公司造假   处罚过低是变相鼓励造假上市   京华时报:目前中国正在研究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其中关键一环就是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但我们发现,目前的信息披露违规处罚力度比较小,如之前饱受争议的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在此次修改《证券法》时,是否有必要提高处罚上限,或者让造假企业直接破产?   贺强:去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授权决定。当时,我就认为推出注册制还缺乏配套的条件,其中一个就是法律处罚并不配套。注册制又不用审批,出现造假现象怎么处罚?只处罚一二百万,犯罪成本也太低了,完全不利于注册制实施。处罚过低,实际上是变相鼓励造假上市,所以《证券法》中有关法律责任的条款必须修改,加重处罚。现在确实存在处罚太轻的问题,就是因为《证券法》最近一次修改,还是2005年,有的条款是1999年制定的。那个时候人均收入还比较低,涉及犯罪的金额也比较低。如果还按照那个时候的标准来处罚,实在是不可行,所以这些必须要修改。   我主张要重罚,审批越宽松越要依靠重罚。要像美国安然造假案一样,罚得你倾家荡产,罚得你进监狱,这是必须的。所以《证券法》有关法律责任这一部分,要设计一套重罚的体系,使这些投机者在法律面前望而生畏。别以为在这个市场上想骗什么就骗什么,想捞多少钱就捞多少钱,想骗钱是有成本的,要让他们不敢作假。   现在很多人没看到法律责任这一部分,对处罚的条款都不重视。《证券法》也放在最后那部分,那些违规行为,罚三五十万元,可能都不到违法金额的1%。我们要向新加坡学习,那么一个文明的国家,有鞭刑,就是让人记得一辈子。当然,我说的是原则,法律严格、处罚严格,不是学他们抽鞭子。   处理证券案件监管一线更内行   京华时报:当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是不是违规、是不是欺诈上市、有没有内幕交易等涉嫌违法的行为,都是由中国证监会来认定的,只有被中国证监会认定处罚之后,投资者才能够向法院起诉理赔,我们能不能让检察院或者法院提前直接介入?   贺强:证券市场的案件比较复杂,经常是由中国证监会查处之后再移交给司法机关,一般都是这么处理。而且,检察院和法院缺乏股市专业人才,确实不好认定,规章制度都不熟悉。比如说“操纵市场”,我说你操纵市场,告到公安局、法院、检察院,这些司法机关怎么来判定你操纵没操纵?他们不是业内人才。证监会发现股价异动,进行调查,查出问题,移交给公检法。因为他们是监管一线人士,他们更内行。不过,“e租宝”事件是个例外,公安机关发现有问题,立即采取手段冻结相关银行账户,最后扣下了100多亿元,否则可能一分钱也剩不下。   谈新三板市场   新三板应推出退市制度   京华时报:现在新三板的上市企业有5000多家,但实际上成交并不是很活跃,每天大约5亿上下的成交额,流通量严重萎缩,与当初设立新三板的初衷有一定的距离。您觉得新三板市场的问题在哪?如何解决?   贺强:现在的问题是,5800多家公司挂牌,但是只有1000多家是做市商交易,还有三四千家的协议转让交易。目前,有两成多公司自上市以来没有交易记录。可以让投资者自己判断、让市场选择,如果投资者都不买,就把它踢出市场。新三板这么多的公司,如果不推出退市制度,新三板市场就会变成垃圾场,必须有优胜劣汰。   新三板的初衷是解决大量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但现在人为地竖起一道墙,把投资者和新三板企业、把资金和资金需求方隔断了。参与新三板的投资者必须有500万元的资产,这造成很多投资者想进来,进不来,这背离了市场建立的初衷。市场肯定有风险,上市门槛低,财务也没有要求,很多公司的业绩一般甚至亏损。但最重要的是信息披露,防止造假,这些制度做好了,投资者是有判断能力的。政府不能当家长,不能当保姆。   500万资产的要求,把95%以上的人都挡在外面了。股指期货50万元资产的要求就把90%的中小散户挡在门外,500万挡的人更多了。这个资产要求,阻碍了资本市场融资的功能。市场的核心就是交易,只有市场充分交易,公司才能够合理估值,只有充分交易,充分流通,才能够形成合理的价值,这是基本的道理。   搞注册制新三板最适合   京华时报:中央为什么强调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新三板又在其中扮演多大角色?   贺强:简单一个道理,多层次的意义很多,因为中国的企业是多层次的,从业绩排队来讲是多层次,从规模来讲也是多层次的,有大的、有小的、有中的,中国企业是多层次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才能为多层次的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   交易所、主板为大公司服务,但是三板可以为小公司服务。而且我还有一个观点,交易所市场只是证券市场的核心,但是绝对不是主体,很多人以为核心就是主体,错了,主体应该是范围更加广阔的证券场外市场,而场外市场也要多层次,现在三板以外还要设立四板、五板。这样都做起来后,就可以使更多的公司通过资本市场来融资。像美国,七成以上的证券交易都在场外,场内交易不到三成,占大头的是场外交易。   新三板现在必须和主板有所区别,它和沪深交易所是不一样的,最大的区别就是新三板对中小企业亲和力非常强,新三板的上市条件硬性规定就是一条,设立且存续超过两年,没有财务门槛,后来因为券商怕自己担责任,才把门槛提高了。新三板市场本身没有条件、没有门槛,只要企业想挂牌,就登记、备案、注册。所以搞注册制,新三板最适合。   很多根本上不了主板的企业,在市场那么低迷、缺钱的时候,一上新三板就活了、重新转型了、发展了。新三板确实做了很多好事,而且发展很快,去年底有5100多家上市企业,到现在5800多家。从挂牌家数来讲,远远超过了沪深交易所,也超过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这个速度世界之最。   谈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领域应推行分类监管   京华时报:您今年提出了《关于打击违法违规行为保证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提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怎么看?   贺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发展互联网金融可以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是,在金融领域创新也需谨慎。我们应该实行扶优限劣的原则,对于蚂蚁金服等具有一定规模与实力,具有大数据能力的大机构、大公司,我们应当在政策上给予鼓励与帮助,促进其规范化发展。而对于没有资质的公司与个人,绝对不能让他们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一行三会”应该对不同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订立有关的资质条件,并负责注册把关,严格实行持牌经营。“一行三会”在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有所分工,众筹属于证监会,第三方支付属于央行,P2P属于银监会,互联网保险属于保监会,这个可以理解为是分类监管。现在要考虑的是,在分类监管基础上,“一行三会”如何协同监管。   政府对征信机构应开放更多信息   京华时报:今年以来,讨论得最多的是大数据征信,您如何看待大数据征信在互联网金融中的作用?   贺强:中国约存在8亿的潜在消费信贷用户。但是,在这8亿人当中,只有3亿有征信数据,没有征信记录的人数多达5亿。这种状况,是无法满足互联网金融这种普惠金融发展需要的。建议政府向市场化征信机构开放公积金、社保、低保、婚姻状况、水电煤、交通违章罚款逾期等居民信息,盘活政府数据。在用户授权的情况下,更好地开展征信服务,让没有信贷记录的人也能得到客观的信用评价,及时地对有信用的人提供各项互联网金融业务服务。   京华时报记者陈艳

还是提高训练质量

中国军费去向曝光 新型作战力量获重金注入-搜狐军事频道  在今年两会期间,我国公布了2016年国防预算。预计支出为9543.54亿元,较去年增长7.6%。近10年来,我国军费占GDP比重平均1.33%,大大低于2.6%的世界平均水平。   也就是说,我国军费扯了世界平均值的后腿。2015年,我国国防费仅相当于美国的24%;国民人均国防费相当于美国的1 18、日本的1 4;军人人均国防费是美国的14.34%,日本的35.78%。   我国军费投入再增长一倍,依然和美日俄有很大差距,勉强和世界的大多数国家相提并论。   那么,这有限的军费都花在哪里了呢?   别猜了,“军费去哪儿了”早就在2015年公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国的军事战略》等公开资料中就已做出了明确的解释。下面就带您探寻一下中国军费的六大去向。   一、加强军兵种和武警部队的发展   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都有明确的战略建设任务。在2016年度的国防经费中,除了加强陆海空火箭军和武警部队的常规建设,新型作战力量投入也占了相当一部分比重。其中就包括:建设海上军事力量体系、应对太空威胁与挑战、保障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震慑他国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军费为抢占新型战争形态制高点提供了物质基础。   二、实施军事力量建设举措   除了军兵种和武警部队的发展,常规建设也在稳步推进,占据军费投入的一定比重。这就包括思想政治建设、现代后勤建设、发展先进武器装备、培养新型军事人才、加强依法治军、加强战略管理。这些是打基础的军队建设项目,军费投入不能省。   三、军民融合发展   2015年3月,习近平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开创强军新局面,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军费支出中,也有一部分用于重点建设领域军民融合式发展、完善军地建设统筹运行模式、健全国防动员体制机制。我国军民融合正处于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推进的阶段。投入一定量的军费扶持会大大降低将来军工产品的采购费用。   四、促进军事斗争准备   军队时刻备战,军费也向备战状态支出。主要用途有增强基于信息系统的体制作战能力、统筹推进各方向各领域军事斗争准备、保持常备不懈的战备状态、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组织非战争军事行动准备。任何一项军事行动都离不开弹药物资的及时保障。军事斗争准备也成了中国军费开支的重要方面。   五、加强军事合作   拓展军事安全合作空间,构建集体安全机制和军事互信机制,有利于营造国家和平发展的安全环境。主要开支方面有:全方位发展对外军事关系、推进务实性军事合作、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有时看到头戴蓝盔的维和部队,跨区域的军事外交演习,跨越五洲的物质保障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   六、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深化改革是近年军队建设的重中之重。有的指挥体系需要重新构设,有的单位要裁减移防,有的很多军人需要重新调整工作。著名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学专家、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陈舟在接受中国军网采访时说道:“当前,我们正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无论是优化武器装备规模结构,还是保障部队转型转隶;无论是完善各项体制机制,还是提高训练质量,都需要相应的投入提供物质支撑。”   面对我国军费的增长,有些国家依然乐此不疲地进行炒作,有的境外记者更是“在军费公布之前就把稿件写好,填个数字就回国发报道”。好像只有自己家的花园扎篱笆花点钱才算合法,其他国家扎篱笆买根螺丝钉的钱都应该公布。实在令人费解。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不是端着红缨枪的童子军,中国军队肩负着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神圣使命。相比,有的国家对中国军费的猜测是为增加军费找借口吧。   资料来源:   1、2015中国国防白皮书《中国的军事战略》   2、2016年: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解读我国国防预算开支(中国军网)   3、新华社、新华网

应问他要雷人费

出租车走高速 加收乘客“惊吓费”-中新网   四川南充的李女士打车走高速到汽车站,打表费加过路费共68元,司机却要收80元,称多出的12元是“惊吓费”。“高速车速比市区车速快好多,太吓人……”当地部门对该司机进行了罚款扣分,并责令其退还多收费用。   @B-Sekhmet:真是为了钱什么理由都有。   @LVtassar:司机雷到了乘客,应问他要雷人费!   @爱吃西红柿的白萝卜:要是开慢了,是不是还要收青春损失费?   @幽果:这司机收费太吓人了,惊吓了乘客,要补偿乘客100元惊吓费。   @尘~尘:难怪个个用打车软件。   @Snail蜗牛蜗牛:这个惊吓费倒是把我给惊吓到了。   @天地立心2011:这司机思路也够开阔的!   @中青报曹林:“惊吓费”让大家见笑了,是不是要收嘲笑费。   @国李倩:搞笑,出租车要是总搞这样那样的名堂,就别抱怨打车软件了。   @浮力码头:只要退回多收的12元就可以了,这样的处罚真是很人性啊。   @雪中翩舞:这种情况乘客完全可以报警或投诉,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   @网易成都网友:出租车行业现在已经很艰难了,这个人还这样抹黑行业。

以加紧应对几内亚出现的新疫情

世卫称几内亚重现埃博拉 两天前刚宣布疫情结束-中新网   原标题:世卫组织称几内亚重现埃博拉   中新社联合国3月18日电 世界卫生组织18日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称已确认该国有两个新的埃博拉病例,并警告可能还会有更多新病例爆发。这距离该组织宣布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结束仅一天。   史上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大爆发正是在2013年12月始于几内亚,不过在去年12月29日,世卫组织曾宣布该国的埃博拉疫情已经结束。   世卫组织称,几内亚官方在本月16日通知世卫组织,最近几周在科罗帕拉村有三起不明原因的死亡,死者家属出现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症状。几内亚卫生部、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以及联合国儿基会17日派遣调查人员为4个人做了检测,一名5岁男童和他的母亲被确诊,他俩已被送医治疗。   据称,一个包括传染病专家等在内的应急小组18日已经被部署到当地,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专家抵达。应急小组将调查新病例的源头,确认、隔离、监测所有相关接触人员。日内瓦的国家应急中心18日举行会议,以加紧应对几内亚出现的新疫情。   就在17日,世卫组织刚刚宣布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终结。截止到17日,该国最后一位经确认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在第二次检测呈阴性后度过42天,这是该病毒潜伏期的两倍。   世卫组织强调,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依然处于埃博拉病例突发的危险境地,主要原因是病毒在某些幸存者体内持续存在,这些国家必须继续保持高度警惕并做出应对准备。   从2013年底至今,埃博拉病毒已夺走1.13万人的生命,疫情最严重的就是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三国,它们都曾在宣布疫情结束后出现反复。其中,世卫组织在去年12月14日宣布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疫情结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