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了防范和打击湄公河贩毒、走 私、贩卖人口等跨国犯罪的力度 烧烤倒酒精引爆燃 曝章泽天六级成绩

“黑色快速通道”严重困扰泰国 成偷渡中转站-搜狐新闻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张月恒 白云怡】从脱北者、“东突”分子、政治难民,到罗兴亚人、黑工、人口走私,“黑色快速通道”严重困扰泰国。   “曼谷被称为天使之城,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的好人,也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的坏人。”在曼谷最繁华的素坤逸路,一个泰国朋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环球时报》记者 谈起他的感受。近年来,东南亚地区“偷渡中转站”这一不光彩的名字就像一块重石压在泰国人身上,而且偷渡分子也给泰国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泰国媒体近日归 纳说,泰国成为朝鲜“脱北者”、缅甸罗兴亚人、“东突”分子的偷渡通道或“目的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泰国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中国反恐问题专家都 提到,泰国要重拳打击各类偷渡现象,既要本国高度重视,也离不开与周边国家的合作。   泰国成“脱北者”、罗兴亚人、“东突”分子的中转站   据《曼谷邮报》1月26日报道,过去十几年,泰国已成为最受“脱北者”欢迎的“快速通道”,这让泰国人进退维谷。文章称,据人权组织估计,每周有约10至15名“脱北者”非法进入泰国。泰国移民局的数据显示,2004年官方记录中有46名“脱北者”逃到泰国,2009年升至1849人,2010年达2482人。2011年到韩国的“脱北者”中,有95%是从泰国出发的。近几年,泰国官方停止对外界提供“脱北者”的数据。   《曼谷邮报》还总结说,泰国正成为“脱北者”、罗兴亚人、“东突”分子等群体偷渡的“中转站”。2015年5月,一处“罗兴亚人集体坟墓”在泰国宋卡府距 离马来西亚边界仅300多米的丛林被发现,26具尸体引起国际人权活动人士的关注,他们指责这种人口贩卖行为已经“失控”。一个新现象是,活跃在泰国的国 际犯罪团伙还把这个“中转站”和赴欧洲难民潮挂上钩。泰国当局于2月10日表示,泰国警方破获一个制假证件团伙,该团伙给试图进入欧洲的中东“客户”寄出 数百本护照。泰国移民局局长纳塔通透露说,团伙主谋是48岁的伊朗人哈米德,在泰国居住时间已超过25年,他以泰国为基地为世界各地的客户假造文件,每份 收取5万到8万泰铢(1万泰铢约合1800元人民币)。泰国媒体认为,伪造文件案如此猖獗,导致最近几十年泰国成了东南亚地区人口贩卖及走私的枢纽。   去年曼谷爆炸案给泰国百姓带来伤害,各类偷渡现象频发给泰国带来负面影响,这些都引起泰国媒体的反思。美国国务院2014年6月发布的年度《贩卖人口 报告》把泰国、马来西亚列入全球人口贩卖最猖獗国家和地区名单,评级降至最低,即“泰国政府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惩罚相关人员,导致与贩卖人口相关的腐败现象 滋生”。美国搞的年度《贩卖人口报告》曾因带有偏见引起过俄罗斯等国的不满,针对美国的评级,泰国外交部的回应是“与泰国实际情况不符,忽视了泰国在打击 贩卖人口方面的努力”,希望美国能重新考虑对泰国的评级。但从泰国媒体近来的报道中也能看到,泰国仍是东南亚地区人口贩卖的重要中转站,如何打击人口贩 运,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防不胜防的边境,再加上腐败分子提供的“保护伞”   地理位置使泰国成为各类偷渡客的必经之地,其国内法制环境的松懈更为人口贩卖等非法行为提供了机会。泰国西北部接壤缅甸,东南部接壤柬埔寨,南部与马来西亚接壤,北部毗连老挝,仅有湄公河为界,还紧靠曾毒品泛滥的“金三角”,陆路、水路都成为毒品和人口贩卖的重灾区。   在缅甸掸邦东部城市景栋,缅甸青年乃康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不办护照就去泰国打工的捷径,他说:“只要每人拿一万泰铢,从靠近缅甸的泰国湄塞坐上 面包车,就放心在车上睡觉吧。一车十几个人,早上醒来就到了曼谷。路上都有‘他们’的人,不会出事的。一般夜里走,在他们的人值勤时过去。”乃康口中的“他们”是指和泰国军警有关系、从事人口贩卖的权势人物。泰国西部和缅甸有数百公里的边界线,每天都有不少人过境,其中一些是没有合法证件的。泰缅边境的 深山峻岭、小河浅滩,甚至省道国道,都成为人口走私和毒品贩运的通道。除泰缅边境之外,泰柬、泰老、泰马边境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黑色通道,毒品、偷渡者都能 想方设法进入泰国。   从2015年7月中国警方从东南亚遣返回国试图参加“圣战”的偷渡人员供述,可以得知偷渡团伙有着严密的组织和偷渡网络,内部分工明确。偷渡路线多元,从 陆路或水路经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等国,最后从马来西亚等一些国家前往土耳其,偷渡人员被送至土耳其后,不少人在“东伊运”恐怖组织的带领下进入叙利 亚参加所谓“圣战”。泰国第三电视台、泰国新闻社、《泰叻报》等主流媒体报道说,就泰国来说,南部泰马边境宋卡府和东北部泰柬边境沙缴府都抓获过此类偷渡 者。在宋卡府,泰国警方2014年初多次抓获“自称土耳其人”的非法偷渡者。泰国警方在南部加强堵截后,偷渡者就在东北部找新线路。2015年8月曼谷爆 炸案的一个嫌犯就是在泰柬边境沙缴府被抓获。由于沙缴府多名移民局官员涉嫌违纪,已遭解职或调离处罚。   《环球时报》记者多次到沙缴府亚兰县孔叻口岸采访,据了解,那里每天有五六千使用护照的各国游客出入,还有3万多使用边民证的边民过往,其中进入泰国 一侧隆戈市场做生意的柬埔寨人占90%以上。据口岸海关官员讲,当地有专门协助非法劳工和人口走私的团伙,团伙中有泰柬和其他国家人员参与。让他们担心的 是,正在修复连接的泰柬铁路仅差几十公里就可连通,孔叻口岸日后将有更多的人流和物流,偷渡的趋势会更严重。除了大口岸,泰柬边境还有一些很小的口岸,有 时就是连成一片的森林,中间的开阔地带作为两国缓冲地区,周围基本没有设防,可以轻易穿过边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泰国是一个重要的旅游国家,这意味着它交通条件会较为便利,签证也相对容易获得。泰国 还是一个佛教国家,兼容性相对较强。从自身条件来说,泰国政府的管控能力相对较弱,警察的力量相比周边其他国家也较弱,甚至还存在黑白两道相勾结的情况, 这使得黑社会、毒品贩卖、制作假证件等有组织犯罪的各类人群都把泰国当成“温床”,进而为“东突”“脱北者”等偷渡人群提供了便利,这也是他们选择泰国作 为“中转站”最重要的因素。   2015年6月,泰国检方对72名涉嫌参与从缅甸和孟加拉国非法人口贩卖和非法移民的嫌犯提起诉讼,其中包括多名负责移民、海关和海上监察等领域的警 察和一名曾负责监管泰国南部的人口贩卖事务的陆军中将。《曼谷邮报》称,色情业、赌博业、毒品贸易、贩卖人口、非法走私等活动在泰国长期存在,离不开少数 获私利的警方人员和腐败人员提供的“保护伞”。泰国内政部一位高级官员曾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毒品和木材走私、人口贩卖在边境地区猖獗,肯定有部分执 法人员参与,但是如果认为所有执法人员都有问题也过偏激,犯罪分子可能是买通部分人员,然后专挑他们执勤时进行走私。   除了毒品,“金三角”也贩运人口   在东南亚,受偷渡问题困扰的国家不光泰国。1月26日,13具尸体被冲上马来西亚柔佛州南部海滩。马来西亚警方称,据信这些死者是走海路的印尼偷渡客。联 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去年在曼谷发布报告称,东南亚仍然是亚洲人口走私的重要来源、中转站或目的地,大量走私活动集中发生在该区域,最终目的地可能远 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等地。此外,亚洲犯罪团伙对每个人偷渡至某些地区的要价甚至高达5万美元,每年可非法获利20亿美元。   据李伟介绍,此前“东突”分子、“脱北者”和罗兴亚人等也曾选择印尼、马来西亚等国为“中转站”,但随着组织偷渡者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相继落网,如今这两个 国家已不被偷渡者视为“安全通道”。泰国同样抓获过不少偷渡客,但多种因素造成泰国依然是偷渡人群的首选。值得一提的是缅泰老三国边境的“金三角”毒品产 地。由于历史恩怨和现实利益分配,缅甸国内的民族冲突已持续数十年,“金三角”也正是这些历史因素遗留下的苦果。尽管近年来缅甸少数民族地区加强了对毒品 犯罪的管制,周边国家也使用了替代作物,大大遏制了金三角毒品作物的种植,但唯利是图者生产化学毒品的情况却有所加剧。缅甸和“金三角”的乱局在一定程度 上也助长了泰国成为各类偷渡人群的“中转站”。   泰国禁毒委员会副秘书长颇蓬?超瓦立曾无奈地表示:“除了毒品,‘金三角’的通道也是人口贩运的路线。”为严防偷渡,泰国边防人员采取了很多措施。在距离 泰缅边界约20公里的湄尖检查站,记者看到警方用路障把四车道的公路变为两车道,所有车辆排成一队进入检查站,等待警方检查。执勤警官尼滴少校告诉《环球 时报》记者:“湄尖站是泰北最严格的检查站,每天24小时值勤,我们对所有人员和车辆进行检查。主要通过询问、观察,依靠车辆记录、执勤经验和事先情报堵 截毒品。泰国北部与缅甸有500公里的边界线,是‘金三角’毒品进入泰国的主要通道,毒品从清莱、清迈、夜丰颂等府的17个县市进入泰国,占流入泰国毒品 总量的80%以上,所以我们必须全力堵截。除了毒品,打击人口贩卖也是一项重要任务。”   记者多次走访泰缅边境的清迈、清莱等地,发现这里来自缅甸的非法务工人员非常多,甚至缅甸民族武装人员在这里活动频繁。由边界开往清莱的长途客车,警察上 车后,会首先巡视一遍,然后仔细查看每人的证件。据了解,目前在清迈约有20万从缅甸移居的掸族人(有的为非法入境),清莱有10多万,而在曼谷周边打工 的掸族人更多。   地处“金三角”中心地带的孟喜滩是缅泰老三国都不愿插手的治安盲区,那里距离泰国清盛港20多公里。清盛水上警察局局长他宁瓦告诉记者:“贩运毒品的通 道,也是人口走私的通道。湄公河上的船只,除了经商的,挟带走私品、毒品、贩运人口的也有。其中包括一些从朝鲜来的偷渡者,经湄公河来到泰国清莱,然后前 往曼谷请求避难。”   打击偷渡需来源国、目的地国和中转国共同努力   李伟认为,和其他有组织犯罪一样,打击偷渡和人口贩卖等长期存在的犯罪行为非常复杂。对于在泰国中转的偷渡客,堵住他们的一条路,他们可能会立即找到第二 条,因此很难在短期内找到非常有效的途径,更不能单靠某一个国家去完成。对于部分华人和“东突”分子利用泰国作“中转站”偷渡的行为,中泰双方可加强在反 恐、打击有组织犯罪和警务等多方面的合作,逐步遏制犯罪局面。但对于泰国自身存在的种种问题,最终还是要依靠泰国当局采取针对性措施来解决。   长期担任泰国南部维护国内安全中心顾问的猜永近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泰国南部一些地区多年来也饱受分裂势力之苦,这些境外偷渡人员的到来,对泰国 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泰国政府会坚决打击。猜永认为,人口贩运是一个需要来源国、目的地国和中转国协同应对的问题,应该由相关国家共同努力,对泰 国而言,要加强边境管控。泰国清盛水上警察局局长他宁瓦中校表示:“开始于2011年的中老缅泰四国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增强了防范和打击湄公河贩毒、走 私、贩卖人口等跨国犯罪的力度,应进一步深化四国合作。”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