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些所谓“大单”本来就是被银行“踢出来”的容易坏账的项目 乐视总部躺讨债人 杨焕宁严重违纪

红岭创投生死考:大单模式被废 新浪基金曝光台:信披滞后虚假宣传,业绩长期低于同类产品,买基金被坑怎么办?点击【我要投诉】,新浪帮你曝光他们!   红岭创投生死考 大单模式被废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曾令俊 发自 上海、广州   “借款企业申请融资1亿元,用于购买原材料。”8月26日,红岭创投的官网发布了《关于珠海1号特标项目的融资公告》 ,其一直推行的大单模式,依旧在继续新发融资标的。    1亿元的借款额度,在8月24日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评估稿)》(下称《暂行办法》)后,显得特别突兀。《暂行办法》规定了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 10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500万元。   据此要求,目前国内借款额度全在20万元以下的平台微乎其微,因此 各大平台几乎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而以红岭创投为代表的“大单模式”将难以为继,亟待转型。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监管细则出台 的积极意义值得肯定,对于行业的规范发展会起正面促进作用,有了明确的目标平台也有努力的方向。红岭创投早已做好转型准备,近期将重点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将尽快向合规方向靠拢。”   尽管周世平表示对此早有准备,而12个月的过渡期时间足够。但从红岭创投的官网披露发现,大单模式依旧是其目前的主要业务源。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8月1-29日,红岭创投官网公布的超过5000万元的大单就有7笔,其中的一笔佛山1号议标项目暂停,其余6笔合 计涉及的融资金额达到了5.58亿元。   转型刻不容缓   对于借款余额超额的平台,接下来一年之内的转型将受到关注。但整改时间紧、任务重,一年的整改期对行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就在《暂行办法》下发当日,唯一一只在美国上市的P2P中概股宜人贷股价重挫,收盘下跌了6.92美元,跌幅达22.01%。而业内人士认为,《暂行办 法》整体趋严的监管态度是投资人看空P2P类投资标的的重要原因。根据银监会提供的材料,截至2016年6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网贷机构共2349家,借 贷余额6212.61亿元,两项数据比2014年末分别增长了49.1%、499.7%。   由于平台借款人人均待还金额20万元以上的平 台比例庞大,而行业内一些擅长“大单模式”的平台也将受到“重创”。其中,红岭创投是这一模式的代表者。有媒体报道,据统计,红岭创投在 2014-2015年期间,发布了多笔大额借款标的。2014年发布的单笔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含1000万元)的大额标的为63笔。过去3年,红岭 创投正是主要依赖大额借壳项目,实现了近10倍的增长,而随着政策落地,限额的执行,红岭创投必须走向转型。   红岭创投自今年以来开始重 视小额贷款,但即便如此,能否在一年的时间完成转身?《暂行办法》落地后,靠大额资产发展P2P平台应该如何继续生存?人人聚财CEO徐建文对时代周报记 者表示:“对于主营业务是大额借款的平台来说,何去何从要看正式确定下来的政策细则。这类平台可能会有两种转型方向,一是改变主营业务,转向小微贷款;二 是改变平台的P2P属性,以脱离《暂行办法》的约束范围。”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对时代周报记者预计,消费金融平台的价值会剧增,行业并购潮或将涌现,随着政策的逐步明朗,更多资本将涌入行业。    徐建文认为,大量的网贷平台要为符合细则作出较大的转型努力,承担的压力比较大,首先受影响的就是平台数据缩水;其次,需要尽力去挖掘大量单笔20万元 或者说总额100万元以下融资需求的客户,行业将进入精细化竞争的阶段,一些小平台很可能无力承担这样的成本,但另一些管理运营经验丰富、苦练内功的平台 将获得良好的发展机会。   限额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市场普遍认为“最严新规”将重创 P2P行业,但多数P2P人士认为上述限制具有积极意义。徐建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限额有利于防范行业集中风险,一定程度上缓解借款人的过度借贷风险, 符合监管层对于P2P进行小微融资的设定与期待,同时也会使平台资产端的分散度增加。对借款额度的限制,从P2P的定位来看,有利于引导平台走向小微金融 的本质,去解决底层商业的融资困境。   具体到细节,《暂行办法》规定自然人在单个平台借款上限为20万元,企业为100万元,最多不超过5个平台进行借款。而出乎意料的较低限额也受到诸多争议。    投之家联合创始人CEO黄诗樵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个金额上限比较低,不太符合现实情况。“无论是车贷、还是房贷、供应链金融等有抵押业务,这个金额 都太低了,按照当前国内的房价,一套房子价值几百万,就算抵押成数按五成计算,20万元也太低了,导致平台没法正常做业务,借款人不能正常借贷。如果严格 按这个标准执行,80%以上的抵押类业务要暂停。平台也只能往小额分散的消费金融业务转型,但目前国内的征信体系不完善,甚至可以说没有,在这种信用环境 下大规模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将生成巨大的不良贷款风险。”   从现实角度,这一限制的实施,需要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如何限制单个用户最多只能借款100万元,对监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同时,“大单”通常涉及房地产等项目融资,而有些所谓“大单”本来就是被银行“踢出来”的容易坏账的项目,而这些项目的融资需求巨大。    周世平表示:“我们对限额持保留意见,从行业发展趋势看,未来信用中介必不可少,因为传统银行仍然有大量企业的融资服务无法覆盖,市场需求巨大,民间金 融线下千百年一直存在,与其线下乱象丛生,不如放开搞活,即让百姓多了投资渠道,也让众多企业获得发展资金,信用中介只要做好严格监管,利大于弊,应该鼓 励民间资本自担风险投向实体经济。”   方颂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20万元和100万元的限定,是出于对网贷平台信息中介的定位(而非信用 中介)。互联网金融应错开与传统金融的定位和竞争,在传统金融不善于的领域发力,做传统金融的有效补充,发挥互联网金融自身的信息技术优势,往小额分散的 消费金融领域转型、利用技术手段实现线上风控,减少金融交易环节,提高效率,才有发展的前景。   另外一方面,方颂认为,目前网贷行业的问 题平台,大部分不是纯粹诈骗的平台,而是由于风险管理不善出现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现在监管的趋势,也是要求投资者风险自负。而互联网金融也没实行牌照式 管理,不用事前审批,备案登记制在金融领域已经算是高度豁免了,为了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利益,也应有所限制。从这个限额来看,网贷平台目前的难关,将从过去 的银行存管,转向成业务的合规。大家的重心将在业务的合规上。这个对平台更加具有挑战性。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